清秋一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青狼火花

[公示处分] 【铁血剧场】十周年合唱活动兼【剧场回忆录】

[复制链接]

64

主题

1262

帖子

2042

金钱

剧场导演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演技
441
人气
0
参演
20
导演
2
金钱
2042
发表于 2019-2-20 0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网盘剧场电子书

有几部吧,希望后面继续更新。
顺便膜拜一下整理出大量索引的香香女神![/url]

点评

已保存  发表于 2019-2-28 06:5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8

主题

1665

帖子

8590

金钱

剧院打杂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最佳荧幕情侣最喜爱的女演员

演技
868
人气
0
参演
35
导演
3
金钱
8590
发表于 2019-2-20 16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玉芷馨 于 2019-2-20 16:41 编辑

想不到那个合唱能让狼感动这么久,看来这个点子还是很成功哈~

想起来小花那年给我弄的生日剧了,叫《参合酒肆》,当时也是超级喜欢,感动到现在!虽然当初的友情有些已经不再了,想起来还是唏嘘,但是你们给我的那份感动还是永驻心田的!
用相望,偷余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18

帖子

450

金钱

游客

最搞笑角色

演技
65
人气
0
参演
3
导演
0
金钱
450
发表于 2019-2-21 10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scc__ 于 2019-2-21 20:51 编辑

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,想隐藏却欲盖弥彰。

巨场的故事也是喋血的故事,经历了几番兴衰离合。
缅怀过去,是为了避免过去的错误。
过去的人,也不知能不能回来。

点评

默默加一  发表于 2019-2-22 09:4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92

帖子

1087

金钱

游客

演技
90
人气
0
参演
5
导演
0
金钱
1087
发表于 2019-2-21 22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在寫與不寫之間徘徊許久,就給自己一個時限吧,四十分鐘內寫不完就拉倒。

與許多人一樣,剛入劇場都有一個美好的憧憬:與大家都能成為朋友。直到後來,與人情誼越深,參與的恩怨也就越多。雖然對狼的部分回憶不敢苟同,但也因契機,我仔細回顧了自己在劇場與其他演戲論壇的過往。當中有美好,亦有遺憾,有些友誼止步於歲月,有些情誼則隨著時光越釀越純。

我演的女角遠多於男角,背後原因眾多,就不在這裡細數了。劇場一開始的氛圍是對反串反感的,為了消除大家對反串的不滿,我改變自己形象長達三個月之久,直到大家接受我演女角而不反感為止,不過這個後遺症也伴隨良久,以至於許多人自然而然的覺得我"溫軟"......其實我也是有壞脾氣的,只是都沒對你們發過

以下是我覺得必須為自己留下點紀錄的角色。

1.《華山弟子》的 朱綺是我第二個扮演的女角,也是我其一最喜歡的角色。喜歡的原因有二,第一是戲中的氛圍和暖友愛,第二是若干年後回首看來,那時候的自己實在是清純稚嫩的令人髮指。

2.《幽靈學院3》的 玉小龍貌似是我第一個扮演的男角,最終和胡歌反串演的楊芷雪言情了。這對我來說是演技上的突破,因為演到一半我就發現楊芷雪不是女生演的,讓我糾結了好一陣子。和楊芷雪言情在若干年後於我而言,竟有冥冥的巧合和驚喜,這就不為外人道了。

3.《生殺2》的 鍾鑫是自己唯一演過的男同。當時蒼兒告訴我就剩這個角色讓你選時,我猶豫三秒接了下來,畢竟這又是一個特別的挑戰。慶幸因一些陰錯陽差,令角色能有稍許發揮的地方,算是完成了一個自我挑戰。

4.《七曜劫2.0》的 白馬昱玲是自己演得最開心的其中一個角色。整個人沉浸在角色的活潑古怪中,感覺是自己在鑽研活潑女角裡兩個最成功的角色之一。可惜的是,大多互動都和白馬天行一起了,雖然成就了彼此的演繹,但也因此難以和他人對戲。對戲社交困難的我,終劇場生涯,還是無法脫離那種困境。

5.《匪寨夜話之江湖之遠》的唐萱(迎陽)是我第一次嘗試演兩個角色,雖然因對劍三背景不熟而入戲不太深,但每一帖都是盡了自己最大的能耐琢磨了,記得刺殺的帖子,我花了一個小時多才琢磨了刺殺的那一刻,算是為戲瘋魔了。

6. 《曇花夜》的 齊先覺:唯一瘋魔的演繹,為了角色去看視頻學上海話,查老上海話的用法和發音,我想多半仍是不標準的,但也力盡於此了。這是我唯一和女演員言情的男角。當時適逢在看張愛玲的小說,寫起來竟是十分順手。自此之後,自己再無如此細膩的文風了。

7.  《師傅去哪兒》的 龔漪寒:也許是唯一一個因戲而戲外結緣的角色,那時三蛋幫的陸非凰,曲雪兒,花知 和 我(龔漪寒),四個角色彷彿天生地彼此相和,而後戲外的情誼如戲內那樣跌宕起伏。戲裡戲外,皆如人生。

8. 《鳳梧花燈會》 的 醉花荫:好像不是第一次演NPC,但是自己第一ˋ次在戲裡寫詞,以自己的水平能憋出詞,覺得自己特別難得。

9. 《忘憂島》 的 朱彤:戲內的童真和樂的氛圍難得再次重溫,自己演的並不怎麼樣,卻隨著戲內其他角色的互動而感到異常溫馨。

10.  《XXX》 的 XX :在參合 業餘僧導的戲演過一個痞子,唯一一次嘗試演一個不受大眾喜歡的角色,把輸贏都拋到腦後了,只想陰同樣為痞子的王二,投入的狀態還算滿意,但限於自己本身不夠痞,文字功力也太弱,終究還是不夠鮮明。

11. 《大唐風華錄》的 李翠 : 這是月在花飛導的宮鬥劇。在戲裡和卡卡的尉遲銘心對戲,可以說是難得的體驗。既能細細琢磨對戲的內容,加上卡卡妙想的演繹,演起來心境格外的舒心。這也是少數幾部我能從回顧裡感受到當時心境的對戲了。可惜的是,從我如今角度看來,我該答應導演邁向武后之路的,這種游離於劇情外的言情,演著開心,卻對劇情的架構無甚幫助。

12. 《江湖異事錄》的 小蝦 : 沒想過經過《師傅去哪兒》的吵架後,竟能在阿大的戲裡和對方一同演戲。這是我覺得自己另一個成功演繹出活潑的女角,這是靠"演"的,而不像以前是真的性格上的純粹,所以算是一種演繹上的成功吧。

13. 《六道》的 聞人徽音 :謝幕的戲。劇情很精彩,可惜因為對戲無能,只能和風吟尬聊。尬聊能尬的略微順利,還蠻出乎我意料的,因為和風吟其實沒有戲外預約過,只是風吟倒楣被我選成尬聊對象而已。後來的轉折,導演和其他演員都說合乎情理,實至名歸,我是有點慚愧的,這算是意外之喜吧。

好了,就寫這麼多了,要是沒記起來該寫的,多半是因為我老糊塗了!

点评

还能记得这么多……羡慕嫉妒…很多角色要不是翻旧贴,我都不记得自己演过…  发表于 2019-2-28 06:57
哈哈,以前看戏,都在惊叹你演的好好,厉害。原来都是突破了自己极限,看来剧场真的能提升大家的文笔。  发表于 2019-2-23 08:4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8

主题

1665

帖子

8590

金钱

剧院打杂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最佳荧幕情侣最喜爱的女演员

演技
868
人气
0
参演
35
导演
3
金钱
8590
发表于 2019-2-22 0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天一水 发表于 2019-2-21 22:49
在寫與不寫之間徘徊許久,就給自己一個時限吧,四十分鐘內寫不完就拉倒。

與許多人一樣,剛入劇場都有一個 ...

那个参合的戏是《玩偶山庄》,当时我演的林雪茹,是个坏女人(杀了好几个人),因为天妹的角色太痞子气来调戏我,就把他给杀了,我真是太罪恶了,后来想想,其实可以俘虏的啊!天妹的角色是叫任清吧?

白馬昱玲演的好可爱的,我的忆如被比下去了,当时是有点嫉妒的,都放弃白马哥哥了……

聞人徽音,记得预热第一个搭讪我的人,好开心!
用相望,偷余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27

帖子

0

金钱

代理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19-2-26 19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佩云清入 于 2019-2-26 22:54 编辑

间关莺语花底滑, 幽咽泉流冰下难。
冰泉冷涩弦凝绝, 凝绝不通声暂歇。
别有幽愁暗恨生, 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银瓶乍破水浆迸, 铁骑突出刀枪鸣。
曲终收拨当心画, 四弦一声如裂帛。
东船西舫悄无言, 唯见江心秋月白。

本来这一段斟酌甚久,是准备浓墨重彩的一节,只是前日途中波折,有些事耽误下来,再难找回旧日心境了,重新拾笔,却再不敢去翻找过往,一阅旧日美好,还是想到就写吧……

我想起去年的某一日,卡卡毫无征兆地弹了我的QQ,说自己忽然想起山海好怀念,我回道“是啊,怀念那个笔下的世界,还有群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……”,良久,卡卡回了七个字:“一场瑰丽的梦境”。

我,竟久久无言……

是啊,我怎么会忘记,不论庙堂之高,亦或江湖之远。过去所有的记忆涌来,爱过,恨过,哭过,笑过,每一言,每一语,皆是回忆,仿若已融入自己的生命最深处。

挥之不去,割舍不去。别有幽愁暗恨生, 此时无声胜有声……

我还记得《风岩恋歌》里那夜色浓郁的风岩山谷中,
明月皎皎下,名唤初七与初晴的两人相偎相依
“你相信我吗。”少年认真问道
“为什么不信,我当然信你了~”少女笑语嫣然

我还记得《无情山庄》中,残阳如血,一众大侠绝境求生。
千钧一发,皆系一段旧怨,侠女书生,多年离别,一朝相逢,似无情,又似有情……

我更记得《山海尘缘录》里的每一位:有月、小蛮、陆仁轩、练铁生、展凌歌,还有子衿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
桑田碧海须臾改
东边日出西边雨
除却巫山不是云
……

章节回目,如沧海浮云一般恍过,时光沉淀,诸多欢声笑语,一如有月公主身边的稻草人蒹葭一般,日渐模糊了,只依稀记其中有一幕:
夜色朦胧,月光皎洁,一众少年少女泛舟游于江上,载歌载舞,直到天明

一夜过去,东船西舫悄无言, 唯见江心秋月白……

(感谢:孤风、墨疏香、无忌、糖、玉姐、卡卡以及见证山海的每一位,谢谢大家,曾经陪任性的我到最后,一起构筑了这场童话般瑰丽的梦境……)

(未完待续……)
https://www.xiami.com/song/1795888737


点评

终于体会到看不过瘾的感觉了,明明写了一大篇,却不到两分钟就看完了  发表于 2019-2-28 06:55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8

主题

1665

帖子

8590

金钱

剧院打杂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最佳荧幕情侣最喜爱的女演员

演技
868
人气
0
参演
35
导演
3
金钱
8590
发表于 2019-2-27 01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佩云清入 发表于 2019-2-26 19:27
间关莺语花底滑, 幽咽泉流冰下难。
冰泉冷涩弦凝绝, 凝绝不通声暂歇。
别有幽愁暗恨生, 此时无声胜有 ...

瑰丽的梦境…说的真好,虽然梦里有欢笑也有泪水,但都是难忘的回忆。
山海也做到《戏梦江湖》mv里了,算是偷懒完成了之前无忌心心念念的山海mv,虽然已经沧海桑田…
用相望,偷余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27

帖子

0

金钱

代理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19-3-14 1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佩云清入 于 2019-3-14 20:32 编辑

最近很少有时间上来看下,谢谢玉姐邀请观看戏梦江湖,一直没时间回复,视频很棒,辛苦大家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沉吟放拨插弦中, 整顿衣裳起敛容。
自言本是京城女, 家在虾蟆陵下住。
十三学得琵琶成, 名属教坊第一部。
曲罢曾教善才服, 妆成每被秋娘妒。


剧场如江湖,少年子弟江湖老,本想在这里放一段自我评价,只是很多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,还是尘归尘,土归土,此处省略N字,一切都随风去吧。
但终究还是想写点什么,就总结一下自己来铁血的日子吧……

在我认为,剧场与我应该有四个阶段:


五陵年少争缠头, 一曲红绡不知数。
钿头银篦击节碎, 血色罗裙翻酒污。


第一个阶段,比较爱出风头,年少轻狂,差不多是那个时候吧,演戏喜欢挑一些个性独特的角色,帅要突破天际,丑也得放飞自我。所以更多也会去挑选一些江湖侠少的人设,热衷去闯关解密,敢与日月争辉,在众星闪烁的舞台为自己夺得一抹光亮。现在想来,还是很感慨那时候的自己,因为演戏有时候也是一件枯燥的事情,毕竟不是同台,也许你演完你的词,对手却久久不语,直到你等上大半天,在网页的在线ID苦寻一番后,方才恍然大悟,哦,对方掉线了……此时只能饮恨看着同台别人相见恨晚,彼此大发豪情,当然有经验的老人会在此时自拟措辞,转而搭讪旁人,更有甚者,即便前一刻
花前月下的二人世界与世隔绝,转眼就能瞬息千里,扭转乾坤,左右逢源,当然,还是看演员的自我修养吧,把握不好的话,就会冠以巨侠之名……

今年欢笑复明年, 秋月春风等闲度。
弟走从军阿姨死, 暮去朝来颜色故。


第二个阶段,在剧场来往多日,也有了一群朋友,情长纸短,剧也不是时时有的,此时,群里三五好友往往就有一些别的事来打发无聊。

何为别的事物?一者三国杀,二者剑网三。

我想有剧场忠于演戏的死党,当时是比较排斥的,现在想来,还是惭愧的,毕竟这两阵风虽然并非因我而起,但到底曾经也沉迷其中,而演戏的热情,却也逐渐消退了。

随年复一年,依旧秋月春风,有些旧识的头像会黯去,但好友列表偶也会有些新人添加上。
三国杀如此,剑网三如此,剧场依旧如此
我还记得离开剑网三最后的时候,伴着悠扬的背景乐曲,我登顶在万花谷的风车楼宇之上,眺望远方山峦:

随日出日落,暮去朝来,我操控的游戏人物也一如头次来这里的模样,似乎我早应该习以为常。而大浪淘沙,缘分多了便能够多陪伴几年,缘分少了,

也许连话也说不上,我们能做到的,唯有珍惜而已,人生,也似乎本该如此罢。


门前冷落鞍马稀, 老大嫁作商人妇。
商人重利轻别离, 前月浮梁买茶去。


有时候,人累了是想回家的,因为人总是偶尔会想回到一些有自己记忆的地方,于是,每每沉寂一段时间,我又会回到了剧场,一如往常,不过物是人非,纵然“铁血丹心”,终究也有寿命到时,但有死亡,也意味着有新生。

于是清秋一阙诞生了,于是我出任了版主一职,可能骨子里,我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,我重新开始导戏,有想过会坑的,也有不想坑的(似乎都坑了……)。反倒是比如《铁血剧场》、《七夕宴》一些生日短篇能够无心插柳。

但是终究,我还是渴望有一部有始有终的作品,于是《蜃楼》的剧本筹划不知何时开始被我不断完善着,我写了十几个角色,每一位都有不下三千字的背景设定,每一位角色都有自己独立的人生,独立的思考,每一个环节算计,我都竭力能够圆满,我似乎想一次将前几年我所亏欠的给补回来。

终于,我在小苍的帮助下完成了所有前奏准备工作,幕后我邀请到了每一个演员,安排上合适的角色,讲戏说戏,我期待这十几个角色在舞台上的碰撞,这一次,我有绝对的信念能完成最后一幕,我松了口气。只是往往剧情不是这般发展的,《蜃楼》终究还是半途戛然而止。

那一次,我与剧中一个重要角色的演员愁落有了一次激烈争执,他退戏了,我也累了。时至今日,我已经记不起那时是何种感觉,也许是疲惫的,也许是愤怒的,不过都不重要了,后来,愁落私下弹了我的窗口,敲下几行字,他说,他很喜欢我给他的角色。当时我没有回答他,但许久后的心底,我却莫名的有些释然,我想他当时是原谅了我,而我后来自然也是原谅了他……

该风波过去一年,我又一次淡出了剧场,这一年中,我没有演戏,但好在剧场总有人会想起我,比如小破,比如玉姐,比如忆然,这一年,我接触到一样逐渐风靡的剧类:配音剧。偶尔我会客串其中,偶尔我也会出点主意,渐渐地,我悸动的心在剧场又活跃开来。

终于,我还是开了最后一出戏:《侠少风云传》,曾经有人说过,导演导戏,就如同一屋主人邀请知己好友家中摆宴做客,治大国若烹小鲜,一出戏亦然,种种细节,应一一斟酌,剧本如同菜肴,如何让客人大快朵颐,人情也是礼节,需有始有终,对每一位客人负责,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《侠少风云传》作为剧场生涯谢幕剧,此剧中途虽有波折,但不论如何,感谢大家,该剧很圆满。但不论《蜃楼》,还是《侠少》,只要一出戏,便是一次江湖,江湖中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和态度,一旦触碰,亲朋也能反目,遗憾总是难免。

有人曾对我说:你就是个导演编剧,剧情穿插随你安排,别人的想法对你丝毫不起作用,因为结局是你定的,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……

时至今日,我依旧无从辩解。可我想说,也许我就像你说的,我是一个导演,但结局往往如同此前经历一般非我能定,有的戏,我真的真的很想导完。但命运安排却显然并非如此,也许这依旧是我的借口,我,也的确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,但请相信我,即便是我所定的结局,我不想伤害到任何人,何况是你……

去来江口守空船, 绕船月明江水寒。
夜深忽梦少年事, 梦啼妆泪红阑干。


金庸先生说过:人生就是大闹一场,然后悄然离去。

剧场,我想我来过了,闹过了,也是时候离去了,只是这一次,我没想到会那么久

2018年,我想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,随年龄痴长,肩上担子越渐沉重,因为我不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,甚至不久后会是三个人

这一年似乎很快,又似乎很漫长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也许是我这一年最多的体会。

什么是江湖,我似乎早已淡忘了,因为生活的节奏不断拖着我前行,无暇再去欣赏路边的风景,重温那个多姿多彩的江湖。

直到那一天,我刚好在外面拍结婚照,为我们摄影的是一位阳光的小伙,闲下来时,他点了根烟,跟一旁的助理感慨道:“2018年,真是走了不少人啊。”

“是啊,前两天李咏刚去世。”
“嗯,今天金庸也走了。”

我呆了一呆,没有说话。那天我们拍到很晚,回去后,我顾不得满身疲惫打开了电脑,一次又一次搜寻了所有相关的新闻。

然而一切告诉我,这是真的。我仰面靠在椅背上,说不清那一刻,有什么东西像是失去了。


一个时代,就这样结束了……


(未完待续……)


https://www.xiami.com/song/mSszhr5b343
(更换一下歌,这版也挺好听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5

主题

533

帖子

2528

金钱

剧院院长

Rank: 10Rank: 10Rank: 10

演技
233
人气
0
参演
5
导演
1
金钱
2528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3-19 0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佩云清入 发表于 2019-3-14 19:29
最近很少有时间上来看下,谢谢玉姐邀请观看戏梦江湖,一直没时间回复,视频很棒,辛苦大家

太多的坑,一种缺憾的美,所幸侠少有个完美的结局。
上官非常人也。
希望过得几年,你又会回来。
最后,催更,等大结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38

主题

1665

帖子

8590

金钱

剧院打杂

Rank: 12Rank: 12Rank: 12

最佳荧幕情侣最喜爱的女演员

演技
868
人气
0
参演
35
导演
3
金钱
8590
发表于 2019-3-19 0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期待上官回归,其实还有几部完结的你自己也忘了吗《大荒缥缈录》、《江湖之远》、《灵蛇岛奇遇》,最后预祝我的性转版灵蛇岛开戏顺利
用相望,偷余生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

主题

27

帖子

0

金钱

代理版主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19-4-21 1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闻琵琶已叹息, 又闻此语重唧唧。
同是天涯沦落人, 相逢何必曾相识!
我从去年辞帝京, 谪居卧病浔阳城。
浔阳地僻无音乐, 终岁不闻丝竹声。
住近湓江地低湿, 黄芦苦竹绕宅生。
其间旦暮闻何物? 杜鹃啼血猿哀鸣。
春江花朝秋月夜, 往往取酒还独倾。
岂无山歌与村笛? 呕哑嘲哳难为听。
今夜闻君琵琶语, 如听仙乐耳暂明。




金庸(1924年3月10日-2018年10月30)

得知消息后的几天,我反复查询相关的新闻消息。

对于先生,我认为赞誉之言多为累赘,先生于我,也并非偶像。更多的,感觉是价值观层面的启蒙,引领。手捧其作,如同一位亦师亦友的长者在旁,相伴几度春秋。故而先生离去,悲伤之余,亦是不舍。

好像是前年吧,我几乎在论坛销声匿迹,期间忙碌,甚少有闲再看消遣的书了。

有人说,武侠小说是成年人的童话,金庸先生离去后不久,斯坦李相继陨落。我想,武侠是中国人的童话,漫威,差不多也是西方人的童话吧。

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种暗示,有些人注定要放下手中光怪陆离的童话,去长大的。然而真当我去尝试放下的时候,先生的离开又重新使得我内心深埋的某样东西悸动起来。于是我翻阅过过不少祭奠先生的文章,现下想来,也是想从别人的文章里找到些许共鸣,哪怕只有一丝一毫,却也宽怀许多。但随我越去寻觅,却发现内心那种怅然越发浓郁了。

直至数月后的某一日,我经过书店时恰好瞧见一本《天龙八部》,重新翻阅,尽是先生之语调,时而豁达,时而风趣,一如旧友重逢,各有抒怀,彼此豪情不浅,又有那么一瞬间,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重新找回了方向,恨不能失声一场。

先生没有走,他还在,就在他的故事里,就在书中的字里行间。

至少——于我而言……

人生在世,去若朝露。魂归来兮,哀我何悲。——出处《天龙八部》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