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秋一阕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楼主: 月在花飞

[完结剧集] 【乘风破浪娱乐圈】二轮·施吹雀队分组battle【人间信】

 关闭 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流穗整个人像丢了魂似的,有气无力地盘腿坐在炕上。手里头,还一直紧紧地攥着那根头绳,眼睛出神地愣愣看着,先前的泪痕还未干涸挂在脸上,新的眼泪止不住,顺着泪窝一条条无声无息地流淌着。听到李三枪这么一问,才猛然想起还有这个东西。

     慢慢地转过头来,只瞧了一眼,又很快下意识避开它:“不留。要不是这个为玩意,咱当家的也不至于赔上一条性命……信,给它烧了,药也随便挖个坑,埋了拉倒。看着我心里就难受。”说罢,鼻子又是一酸,眼泪又泛滥地夺眶而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点了点头:“姐说的是,这信和药就是害人的东西,就是它们害死的姐夫。咱听姐的,咱这就去烧信。”
说着去炕上拿过信,又从墙脚拢过一堆柴火,拔腿就要走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2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炕上跳下来追到门口,张开双手拦住李三枪:“舅,这信不能烧,药也不能扔。我爹为了这信,为了这药,把命都豁出去了,还有那个胡子,也是豁出命去了!咱不为别的,为了我爹,也得把这药和这信给人送到啊。”
又对着李红穗大声道:“娘,我爹……我爹活着的时候常跟咱娘俩讲那评书上的故事,那常山赵子龙义救少主,长坂坡七进七出,杀得血染银甲,那也是豁出命去救了少主阿斗,那关云长关二爷护送皇嫂,一路上又是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。娘,咱就当这信是那阿斗少主,既然我爹答应了给人送,咱就得给人送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送到?!”流穗嫂听小满这么一说,像是听不懂话似的,无神地睁大眼睛望着她:“拿什么送到?!你爹是怎么死的,你到现在还不懂是吗!”

“这戏文子里说的什么侠啊,义啊!呸!全都是糊弄鬼的!老古话说了,唱戏的都是疯子,听戏的都是傻子!你要是能信这些,你跟你那傻帽似的爹,又有什么区别!啊!?听你说这话的意思,是要学你爹?非得把你娘给气死,你就满意了!?”流穗嫂不知怎么着,越说越光火,讲到最后一句索性冲小满拍桌子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头次见娘跟自己拍桌子,眼睛里滚动着泪光,眼泪要掉不掉的挂着,被小手一把抹去。
“我爹才不傻,我爹是大英雄!”小满喊了起来:“我爹有信有义,就像那评书戏文里的英雄豪杰,他要做的事情一定是对的!是关云长!是老黄忠!你们要是烧信,你们,你们就是大坏蛋!就是白脸大奸臣曹操!”说着就要去李三枪手里抢信抢药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李流穗 于 2020-8-8 23:34 编辑

    “你说什么?你有本事给我再说一遍!!!”原本还倚在炕上魂不守舍,精神恍惚的流穗,被女儿的话冷不丁刺得一激灵。她气咻咻地瞪大双眼,像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,脖上细细地青筋根根暴凸,白皙的脸蛋被怒火冲得血红血红,从牙缝里发出来的声音,听起来气得有些发抖。

    “你给我过来!”还没等陈小满反映,流穗一把冲过去,狠命扯过她的后脖袄子领,把她按在炕上,高高地扬起巴掌,用力地一下下打在陈小满的屁股上,手里还一巴掌,嘴上狠狠地骂一句:“我是坏蛋!我是奸臣!对!就你爹是英雄!是好汉!这种时候了,我看你就是个不分好歹!不知死活!我拼死拼活,里里外外操持着这个家,怎么就养了你和你爹这两个缺心少肺,不分轻重的家伙!啊?!逞英雄!我叫你命都不要地逞英雄!”

    这巴掌打在女儿的屁股上,疼在娘心里头。
   
     流穗嫂这次也真是彻底气毒了心,平日把小满捧在手心里,任谁想碰一下也碰不得的。此时,巴掌像疾风骤雨似的接二连三地砸在小满的屁股上,流穗嫂一边狠命打着,一边自己的泪水却也不争气地一齐滚滚地滑落。
      
     只有流穗嫂自个儿心里明白,这巴掌打下去,不是恨,而是怕。她刚刚失去了家里唯一顶梁柱的男人,她再也不能承受,失去任何一个至亲了痛苦了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虽然小满是个普通农家女儿,但是从出生以来爹疼娘护,没吃过多大的苦,更是没谁动过一个指头。被薅过去一顿打,直接将小满打懵了,满心的不可置信,满心的委屈,还有骤然失去父亲的迷茫失落与哀伤,混合在一起,随着落下的巴掌,在心里堆积成无比的愤怒。
“我没错!我没错!我就是没错!”向来乖巧的女孩儿大哭大叫,又是一连声“大坏蛋、大奸臣”的乱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个不留神,让小满抢走了手上的东西。待反应过来时,屋子里已经乱成了一片。
姐你住手!快住手!”见大姐发飙打外甥女了,李三枪顿时慌了 。赶忙丢下东西,上前挡着小满。
“姐你这是干啥呀?有什么委屈难过的,咱也不能打孩子呀!咳! ”
按着李流穗的肩头,语气放缓。
“姐呀,小满就一黄毛丫头,不懂事,胡言乱语。咱们是大人, 犯不着跟小孩子计较。啊?别打了,消消气,消消气!”
一边扶着李流穗坐在炕上,一边向陈小满使眼色,暗示她避一避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0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月在花飞 于 2020-8-9 19:49 编辑

舅舅拦住了娘,小满得以脱身,大哭着跑进里屋,蒙上被子哇哇大哭着,哭着哭着,觉得眼涩神乏,心里想着:我先睡一睡,睡到半夜,偷偷爬起来去帮爹送信。娘和舅不去送,我去!在心里定下了主意,也不去管外间屋里娘和舅舅说什么,先闭上眼睡了,梦里似乎看到爹对自己招手,爹说,小满啊,你做的是对的。

夜半时分,小屋的门被轻轻推开,一个小身影悄悄的溜了出去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8 23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流穗嫂像泄了气的皮球,心力交瘁地摆了摆手。

    良久……终于像宣泄了长久以来的愤懑似的,一头匍倒在桌上哇哇大哭了起来:“我李流穗上辈子造了什么孽……老的小的,没一个上道的。这世道乱成啥样了,为了能活,我一个女人家,不要面皮地和人,为个鸡毛蒜皮都能争个急头白脸的。我图啥?还不就是想把这个家护好吗!他俩不帮我就算了,老的小的,净是往我这心口上捅刀子……

    流穗嫂抬起脸来望着小满,一边抽泣着一边继续说下去:“我就搞不明白了,往前线送什么药,咋的就能关到我们这种最贱最轻的平头小老百姓头上了?!别以为我没文化的农村妇女,就什么也不懂了!我早在村头大喇叭里听说了,老蒋都下令把丘八全撤离咱大东北了!抗日?谁还抗日?还抗联军!唬鬼呢吗?这年头谁不知道保命要紧?就我们家,偏偏怎么连这点道理也不懂!这一个两个,都跟命不值钱似的。就是把自己的命当做鸡毛,一个劲儿的硬往火坑里丢哇!”
   
    “小满,娘实在是不想这样,娘真的,真的是没办法……唉,你去睡吧。你快去里屋睡会儿吧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1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9 1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年李三枪 于 2020-8-9 17:15 编辑

老人停顿片刻,摇摇头。
“可是小满并没有去乖乖睡觉,趁着我们叫她回去,她悄悄拿上信和药,也去闯封锁线了。小鬼子.......可恶的小鬼子!他们才不管送信的是谁,谁去闯,他们就开枪打谁!
可怜的孩子呵!等我们找到她时,她早就没了气息。”
老人捂住脸,不愿去回忆当时的惨状。
“后来......我们把她抱回来,大姐......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9 1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小满安详地闭着眼睛,躺在流穗嫂的怀里,模样好像熟睡了。好像很困,很困,但又好像很快就能醒来,醒来叫她一声,娘。醒来说她肚子饿了,好想吃一碗吃娘亲手做的手擀面。
    轻轻把小满的几根乱发抚平,得别在她的耳后,不然她的脸痒痒的,睡得不安稳了。流穗嫂的手很轻,所以小满依然在睡着。小满脸沾上一点点灰了,得仔细用帕子抹掉,小满平日里最爱干净,这点随流穗嫂,总是要漂漂亮亮,利利索索的。

    “小满,娘不是告诉过你吗,这几天外面乱,不要乱跑……”
     “你怎么就,怎么就,不听娘的话了呢?你懂事,平日里最听娘的话呀……”这话堵在喉咙里,怎么也说不出声来了。开始只是小声地呜咽,后来抽泣声音越来越大,直至泪雨滂沱。就如把滚热的炭突然被被丢进一盆冰水,流穗的心,寂如死灰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知觉,只有心口的疼,疼得厉害,疼压得流穗嫂胸口好闷,几乎要喘不上气来,几次意识恍惚。

    “如果可以,娘真希望死的人是自己,只要能换咱小满活着。换小满在这世上健健康康,平平安安,无忧无虑地活下去。”流穗嫂兀自流泪,满心绝望地想。想把小满抱得紧些,试图感受小满尚未消散的一点点体温,却只感觉到冰凉的躯体的寒意,寒,寒至彻骨。泪水一滴滴无声落在小满的红袄上。红袄的颜色开始出现变得深深浅浅的点,点越来越多,原来越密,很快就打湿了一片。

    这件小红袄还是新年的时候找裁缝做的,陈鸿信说新年要有新年的样子,何况好几年都没穿过新衣了,心里头总觉得有些亏欠她的。本来想从衣到裤做一套的,但流穗嫂舍不得。好说歹说也只做了个袄子,让裁缝把省下来的衣料给小满也做了个小袄。母女俩穿着一大一小两件小红袄,就像村里头的风景线,走哪哪儿夸,多么可爱的母女俩呀。
    而如今这件红袄上,却多了一个刺眼的弹孔。
    就是这个罪恶的弹孔,只在一瞬间,就夺取的小满的纯真的眼光,稚嫩的话语,灿烂的笑脸。就是这个弹孔,只在一瞬间,就夺走了流穗嫂这辈子最大的安慰和依靠,让流穗嫂半辈子的心尖尖上的疼爱,顷刻被碾碎得七零八落化为乌有。
    原来此生和小满的母子一场,竟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。偏偏最后的一件事,竟然还是她打了她。她一定很怪娘,怪娘把她打重了,打疼了,会不会生娘的气,头七会不会赌气不来看娘,梦里故意也躲起来让娘梦不见?来世,来世也不愿意再和娘做一对母女了。
     流穗嫂后悔,后悔极了,后悔得恨不得把舌头吞到肚子里去。她一直觉得自己精明能干,但这件事上,她真的觉得自己办错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9 16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李三枪卷了根烟抽着,不言不语,眼泪却止不住的流。
他想起了小满小的时候,他这个当舅舅三天两头带着她,陪她躲猫猫,给她带小鸟小兔子玩。有时候自己赚到了些钱,还给她带点城里人稀罕的小玩意儿,看着她开心的笑容,自己也很满足。
她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,总是甜甜地跟在自己身后“舅舅舅舅”的叫,小小年纪就跟个小大人似的,帮母亲做家务,帮父亲看羊,什么活儿都抢着做。先前大姐还得意地讲:“我家的闺女这么能干,将来还不知什么样的小子才配得起!”
可是现在小满没了,姐夫也没了,就剩大姐一人......
小鬼子啊小鬼子,你欠了我家两条人命,老子不会放过你!
狠狠掐灭烟头,起身拿过猎枪,颤声道:
“大姐,杀人偿命,咱这就把账跟小鬼子讨回来!”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23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9 16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向鬼子讨债?现在这外面满城的都是小鬼子!你知道是哪个鬼子杀的咱家小满?怕不是你还没冲进鬼子窝,就已经被站在碉堡上放哨的鬼子给一枪打死了。你一个人对付那几十个鬼子,这不是明摆着送死吗!”流穗嫂听了又急又气地尖声骂道,眼泪又气地不争气地流下来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15

帖子

0

金钱

茶水

Rank: 2

演技
20
人气
0
参演
0
导演
0
金钱
0
发表于 2020-8-9 16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刚要走出门,听到大姐这一骂,只得住了脚。
但是满腹的委屈,不说出来,咋能痛快呢。
“姐呀,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咱肚子里有气!咱姐弟俩在村里活了半辈子,再穷再苦,都活得有志气,天王老子都管不了。那小鬼子在附近派兵守着,咱忍了,想着至少还没抢咱们的东西。但现在咱家的人都活不下去了!是小鬼子干的!你不让咱杀小鬼子,可咱堂堂男子汉,枪法那是响当当的,凭啥不能杀?凭啥咱不能保护家人?咱憋屈,憋屈哪!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